【凹凸】伪·雷卡的莴苣公主

Ooc注意,幼儿园文笔注意,雷卡向安哥无故躺枪注意,根本没有按照原作王子和公主在一起而是女巫和公主注意

R?G!

 

卡米尔记忆中只是知道和雷狮在塔里居住了大概十五年。

 

仿佛是安心一般,染上了自己气味的东西舍不得离开,卡米尔从来没有做过任何逃离的动作,想都没想。

 

塔没有楼梯,唯一下去的方法就是窗子。雷狮几乎每天都会离开塔去周边的村庄王城抢劫掠取各种东西,

当然不是跳下去蹦上来的,会死的。

卡米尔有一条长长的围巾,是他照着雷狮抢来的介绍针织品的书,用抢来的毛线球和银针织成的,

雷狮只要喊一声卡米尔,卡米尔就会抛出长长的长长的围巾让雷狮爬上来。

 

红色的围巾,真的非常的显眼。

 

 

一天,  王城里受够了雷狮日日夜夜的骚扰,派出了骑士团团长安迷修去讨伐强盗。

但是安迷修步行终于到达目的地高塔时恶党雷狮并不在场。

 

安迷修想先去塔里把掠夺品带回,

试着用自己的双刀爬到窗,但是显然不可能,

塔那么高,不小心摔下去的话会死的,

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吧?这个太极端了放在最后考虑。

 

安迷修在强盗的窝点蹲了大概几个小时,还以为雷狮发现自己然后早就他自己离开塔了呢。

 

 

雷狮拿着一袋子金币和食物准备回到塔里和卡米尔在塔里玩到天亮,

 

【夜色这么好,不小酌一杯简直对不起这月亮。】

 

正如所谓歌曲victorious中一样今夜胜利归来了。

 

这么想着,更加兴奋,忍不住想要和卡米尔分享被抢劫的人们脸上那种表情是多么可笑,行动的步伐也忍不住加快。

 

安迷修比起急于讨伐恶党,还是更专注于雷狮这家伙怎么上去,没有门没有楼梯没有暗道,这家伙难不成是用头巾飞上去的?

开玩笑的。

 

听见雷狮有些乖戾地大喊着“卡米尔”,估计是哪个美丽小姐姐的名字,塔的窗子打开,投出了长长的鲜红的……绳子?

 

【总不可能是围巾吧……?哪有这么长的围巾……】

 

安迷修有些吃惊地看着雷狮熟练地把绳子绑在战利品上,等绳子把战利品收走又垂下来后顺着绳子爬上去。

 

【还有这种操作…?】

 

 

卡米尔喜欢把背熟的书撕掉,扔到塔下去。

 

安迷修看见扔下的碎纸屑拼成的正好是三元二次方程组的讲解书。

 

【是个智商高的女士吗?】

 

 

安迷修想:“如果那就是让人爬上去的梯子,我也可以试试我的运气。”

第二天的清晨,等雷狮走几刻钟后,他来到塔下叫道:

 

“卡米尔。”

 

围巾立刻垂了下来,

【哇,真的是围巾啊好软好温暖。】

安迷修便顺着爬了上去。

 

卡米尔看到爬上来的不是熟悉的大哥时真的大吃一惊,因为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其他生物。

除了镜子对面的自己、雷狮大哥和窗子外的天鸟,还从来没看过其他的家伙,

【这个人一定很可怕很凶】,卡米尔不得不那么想,

一方面是自卫表现,另一方面就是安迷修的两把刀。

 

退后,头一次感觉到自己房间的拥挤,两个人虽说不算拥挤,但是这样退后真的毫无余地。

 

“小姐不要害怕,我是来拯救你的骑士。”安迷修行骑士礼,想以此表现自己并无恶意,

安迷修认为眼前这位女士一定是雷狮绑架来的,说不定受到什么精神虐待肉体残害呢,

一定要帮助她。

 

“你谁啊你。” “我是将要保护你的最后的骑士。” “我不需要。我有雷狮大哥。”

 

安迷修不禁想起之前被城中少女艾比所支配的恐惧。

 

 

你再过来,我就报警了。

卡米尔想试着以此威吓私闯民宅的陌生男子,

很可惜,对方就是警察的存在了。

 

等自家监护人回来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呢…

 

【那就用书把他打昏吧。】

 

安迷修根本没想过什么知识就是力量,

不是,他还以为这位女士是被绑架的什么少女呢。

【雷狮这个通缉犯还会洗脑???】

 

在思考下一步如何解救“公主”的时候就被书打中了。

 

很可惜骑士哪里那么容易昏迷啊。

 

“女士?”

 

“你走开,从这里跳下去吧。”

 

卡米尔脸上的表情 充满了“拒绝感”,或者说满脸的“你谁啊我不想认识你”。

 

“女士你醒醒!我们可是要在那个魔王回来之前逃回去啊回到城堡里!”

 

“魔王……?城堡……?啊、对了啊我不是什么‘女士’的哦是‘男士’或者‘先生’吧…”

卡米尔愈发的感到,

这个人不靠谱。

 

“你几岁……?” “十五左右吧”

 

【雷狮这家伙居然绑架幼童。】

 

骑士道完全不能容忍弱小被欺压。

 

“那个……能和我讲讲城堡魔王什么鬼吗、头有点晕……、”

 

 

安迷修正准备以王城的观点向卡米尔讲述雷狮这个人的事时,正好雷狮回来了。

 

从窗子往下看都能看到雷狮他捧着一个蛋糕盒,特大的那种。

 

安迷修和卡米尔互相对视了一下,

 

“你还是跳下去坦白吧骑士。”卡米尔表示这里根本没什么藏身之地,“被发现的话就是生死的问题了哦?”

 

明明两个都是死。

 

卡米尔看着安迷修没有任何举动似乎还有要和雷狮大战一场的样子于是用围巾把雷狮拉了上来。

“大哥。”指了指旁边的人,很显眼不至于看不见,但是总害怕这个骑士偷袭啊什么的,

可是在为大哥着想的。

 

“哼…王城派来的骑士?”雷狮蹙起眉,看着安迷修白衬袖上的徽章,“嗯,一定是你被他骗了吧不然这家伙怎么上来的。

皇家骑士团团长?那我一定要送他去一个美好的世界啊。”

 

“你根本不必那样。局限于此伸展不开手脚,不如到塔下面去战个痛。”

 

“骑士团的人都那么好战?” “是你引火在先。”

 

“卡米尔拿好庆祝胜利的蛋糕。”雷狮说着就靠近安迷修,看那样子似乎是准备一起跳下去。

 

安迷修快速思考者如何快速擒住歹徒拿回战利品带走卡米尔。

说实话安迷修还想着卡米尔呢。

 

“再见。”

雷狮的声音。

 

安迷修还没有搞清楚情况就被推了下去。

惊讶到连一声尖叫都没有,安静的坠下去感受着从高空坠地的不安。

迎接的是与地面接触的声音。

异常的大,扰民的声音。

 

 

“所以说——我今天仍旧是凯旋而归的!”雷狮搂着卡米尔超开心的喊着,“所以说最爱卡米尔了啊幸运星一般的存在!”

“嗯,我也就是这样爱着您的。所以请少喝一些酒吧。”

 

无论是点燃烟火肆意庆祝也好,还是打开香槟醉生梦死不眠不休也罢,

反正就是两个人一通狂欢忘乎所以,

 

可是谁知道塔外一片寂静呢。

 

五月的紫玫瑰渐渐爬上了墙塔,

就这样与世隔绝。

 

END

说实话,作者是按照抛硬币的方法来决定骑士是帕洛斯还是安迷修的,

最后的紫玫瑰,花语是梦幻,守护爱情。

正所谓伪·夫妻同心其力断金

评论(14)
热度(50)
  1. lalalaburasang!:D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控君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