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ノД`)

1.
「北方的冬天啊…」
坐在电脑桌前的雷狮不得不这么想——玻璃透射进来正午阳光的微弱的热量完全不够,虽然用毛毯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但是仍能感觉到丝丝寒意。

怕冷怪我咯?

「没有顾客来维修啊,再这样下去月末就要饿肚子了…话说回来今天不是周六诶,卡米尔应该还有晚自习吧?嗯…应该有吧。」

自己也不怎么确定的想着,伸出一只手想要喝桌子上的医用酒精却被一道闪电劈过的声音给制止。
医用酒精旁边的手机震动着,时不时发出那种打雷的声音。
「什么啊…陌生的电话号,难道是新顾客?」
抱着【这个月末也许不用饿肚子】的心情,雷狮愉快的接了电话。

“您好?这里是雷光电脑维修部,请问有什么需要?”

“那个…您好。”听声音对方是一个男人,“请问您是卡米尔的监护人吗?”

“诶?啊嗯…是我没错。”雷狮预想到也许是刚上初一的那个弟弟闯祸了吧,顿了顿又加上对方满意的一句,“我是卡米尔的监护人雷狮。”

“好,”对方显然是叹了一口气,“我是卡米尔的班主任丹尼尔。……………卡米尔最近几天闯祸了。”

“哦那么请问能否说一说卡米尔都犯了什么错误呢?”
没有酬劳倒是要花上点话费,不爽。
雷狮拿起桌子上的酒精一饮而尽,有种要拿对方来消磨时间的架势。

对方显然也很耐心,电话那段似乎在翻书?:“开学的时间是九月一日;卡米尔九月二日当众在化学实验室将他自己大部分教科书点燃并损坏了学校的部分实验器材;九月三日将午饭盒扔到一位叫格瑞的同学的头上,他自己说是‘和那个戴帽子的金毛秀恩爱太闪眼’;九月四日在课堂上公然抽烟,严重影响教堂秩序;九月五日上午与校外一位叫凯丽的人因不明原因争执导致中午出校门在学校旁边的小树林里斗殴,;六日与另一位同学安迷修因为谁是初一扛把子而——”

“好好好够了!…我知道了。打伤的医药费我尽力出,卡米尔最近几天我就把他领回家好好管教,还有什么事吗?!”

雷狮了解自己弟弟的脾气,外表看上去就像个文静的小女孩一样但是内心的固执可是谁也无法摇撼的,再加上那神一样的嘴上功夫,能不吐一个脏字就能让他的损友帕洛斯气上三分的神技能,绝对会惹事的。
但是卡米尔咱能不能别天天惹事啊woc!

“另外我希望您能在八日,也就是明天能够来学校一趟。”

/滴/

“哦不——我亲爱的弟弟啊,咱们这个月的生活费会严重透支啊!!”
2.
“……卡米尔。”

“在,哥。”

雷狮爆发着低压气场一步步靠近卡米尔,卡米尔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并为那些打架斗殴找好了推脱的借口。

“谁……谁同意你抽烟的啊?!”

仗着身高的优势狠狠揉搓着对方的黑发。

这点还是让卡米尔出乎意料的,生气不是因为那些打闹么?

“抽烟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对肺不好你还抽!明明每个月只给你30的生活费你是怎么剩下钱来买烟的啊?你也不是不知道最近来找我修电脑的顾客很少啊!咱么们这个月的生活费都要见底了!月末怎么活啊!”

「啊…还以为是关心我呢。说着说着就到钱那方面去了也真是的…不过,依旧可以让他好好的闭嘴。」
绿帽子下,邪魅一笑。

“哥每天晚自习我翘课去图书馆打工也赚了几百,到月底应该够了。医药费什么的……让你那个朋友佩利付了吧。”
“喂你不要因为人家蹲级五六年就看不起人家啊…”
的确佩利因为参加过几次闹得挺大的打架而处分了好几年,导致原本同班的雷狮和帕洛斯全都成年了而他还在初三晃。

“接着关于抽烟这方面的问题。大哥在明令说我禁止抽烟之前应该先把酒戒了吧?”
“喂喂,你看看那些酒啊!全都没——”
“大哥,消毒用的医药酒精可没了哦,兑水喝了吧?”
“…………”
3.
有些时候,雷狮真的会像个老头一样感慨时间过得好快。

卡米尔可以说是捡来的家伙?
当时自己暑假的几十天假期,在不知道被谁帮着交了几年房租水电煤气费的家门口捡到个大概6岁的孩子,问他什么也不知道,也没有什么身份证之类的东西,只能扔回家自己养。

要不是有凯丽帮忙那卡米尔连学也上不了。

那时被自己揉揉头夸奖一下都会开心一整天的小卡米尔,现在都已经是一个烟瘾少年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成绩还算是中上等的。

现在雷狮和卡米尔一起走着都会被凯丽调侃说「哎呀呀卡米尔你有一个矮子哥哥嘛」。

现在养这个绿陀真的好累好累好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电脑被卡米尔霸占着。
4.
“……不好玩。”
刚注册好帐号玩了不久FF14的卡米尔关掉页面。

“喂你要是不用电脑我就玩咯?”

“哥我什么时候说我不玩了呢?”

“……做弟弟的要好好尊重哥哥啊不是么?”

兄弟对视,一股低气压来袭。

TBC.
   
    
   
/made我在写什么…不行我要玩最终幻想压压惊…乖巧日常期待周二/

评论(5)
热度(11)
  1. 白控君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