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化梗?

兽化【伪】

 

--ooc注意

 

--小学文笔注意

 

--微雷卡向注意

 

Ready?

 

Go!

 

 

 

某个低气压的冬日的早晨,四人一行的海盗团……

 

不,是三人一行了。……大概。

 

总之,为首的雷狮、以及三把手帕罗斯、四把手佩利,他们三个很郁闷——围着一只巧克力色的猫盘坐着。

 

那只猫很漂亮很漂亮。有着像布偶一样柔软的身体;有着如同克什米尔般深邃的蓝眼睛;有着成万年青枝叶状的长尾巴……它很漂亮很漂亮,无法形容。

 

 

“所以说,是卡米尔的房间里多出现了一只猫,而卡米尔却丢了?”灰发的人问道。

 

没有人回应,良久,才有人猜测道:“会不会是猫把卡米尔叼走了啊?”

 

“……佩利你脑子是狗脑子吗?”眼睛异于常人的家伙对金发的人投射了鄙视的目光。

 

“那你知道?”佩利不服气的反问。

 

“哦我要是知道早就说了……嘿老大你看见过卡米尔每晚对着瓶子发呆过吗?”

 

“哈?每天晚上9点人准时不见。手机也打不通的。”

 

“好吧,大概知道些什么了。”帕洛斯耸耸肩,“他只是说过希望能有一天变成一只懒散的猫。——我在流浪时听见过一些信仰宗教的说过什么‘准备一只不透明的瓶子,在瓶口处封上一张白纸,柳枝穿过这张白纸插在瓶内,然后把瓶子藏在隐密的地方,每天入睡前对着瓶子集中精神,默念心中的愿望,愿望就能提早达成!’这样的话。”

 

“卡米尔不信宗教的。”“卡米尔信那些?”

其他两人直接否决。

 

“……总之先养着吧。”

最后总是老大定结尾。

“一切都是毫无道理的出生呢。”

 

 

“word哥它的毛掉的怎么比我还多?!!”

佩利终于在下午受不了帕洛斯给他的“收集猫毛”的任务而大吼。

 

“猫嘛,难免的会掉毛咯。——还有你终于承认自己自己掉毛了v哈哈哈哈……”

稳当当坐在沙发上的帕洛斯揉揉喵咪的头,继续道:

“毕竟是冬天嘛,猫毛当然会多掉毛咯。至少要在20℃以上的地方才能缓解掉毛的事呢。”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猫啊?今天晚上老大做菜——没准的吧?万一生病了啥的可……”

 

帕洛斯踢了佩利一下子,不重不轻,却让后者恼火。在佩利准备大闹一场干个爽时帕洛斯抢先开口:“如果你不想被老大的锤子砸死——你最好别瞎几把说。……快点捡毛啊蠢狗!”最后一句故意的大声嚷。

 

而这次佩利准确的预言了不久后的事实。

 

“和平常一样的,两菜一汤。”面无表情的雷狮端上菜。

 

“哦……没有薯条。”“哦……没有肉。”

两个人看了眼后很是失望。

 

“拜托你们不要像小孩子一样啊。”

不屑的眼光充分表示了“我好不容易做出来的你们不吃就饿着”的意思。

“猫的话我这里没猫粮——姑且先吃米饭吧。”

 

 

 

因为那句不负责的话,“卡米尔”生病了。

 

但是雷狮是一边表示“我真的很认真的做了饭并且没放媚药”一边照顾着“卡米尔”:“说真的,刚才那句是我在住所里说过的最负责的话了。”

 

“我之前听过猫似乎都是——”“都是硫酸胃肠吧!”“蠢狗那是玻璃胃肠!!”“笨蛋那是玻璃胃肠!!”

帕罗斯被打断话就很不爽,而佩利以玩笑的语气对待“卡米尔”当然恼火,所以两人几乎是在同时、用同样的语气对佩利吼道。

 

 

 

最后,猫还是死了。

 

“因偶然而死亡。”

 

“不老大这不是偶然吧。”

 

佩利和帕罗斯被老大关在住所外有一个晚上的时间了。

 

帕罗斯表示“我根本是在尽心力照顾啦都是蠢狗的错”。

 

佩利表示“冬天真的好冷啊”。

 

以至于两个人看见卡米尔拿着猫抓板和猫爬架猫粮等东西回来时表现了技能“颜艺”。

 

“你们两个怎么在门外?哦对了你们看没看见我昨天买回来的布偶猫?”

 

屋内的老大一脸茫然:“啊…布偶猫?那是啥…完了卡米尔会唠叨死我的……”

 

卡米尔篇END。

评论(4)
热度(17)
  1. 白控君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