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童话_(:з」∠)_

/不知为什么就想写成这样呀——/

 

--童话向注意

 

--有私设注意

 

--ooc注意

 

--小学文笔注意

 

--套路注意

 

Ready?

 

Go!

 

 

 

-

冥界有山。

山的奇怪是因为里面有山神,

而山神喜欢黑色的鸟,

山神与别人有着许多奇怪的交易。

-

“好吧,二十年不到的年岁的确太……!”

“把我的时间给他们吧,每个人能多有五年的时间呢!”

“一个人怎么说也没意思,两个人一起吧;柳枝毵毵旁,有几个祭祀人呀——”

-

卡米尔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米色的围巾变成鲜红鲜红的了,

 

其他三个熟睡的人都是,鲜红鲜红的。

 

其他两个醒了,可佩利无论如何也叫不醒。

 

“啊,那干些什么好啊——”帕洛斯看了看周围,“哪个不道德的家伙啊把门都弄坏了!”

 

木门被哪个人用刀划了,还喷上了一蓝一黄的喷漆。

 

“那些都不重要,半小时就能修好。”卡米尔想了想,继续说,“不如去外面走走吧,顺便捕猎,好久没‘进账’了。——去北方,一直往上走吧,会有高级野怪的。”

 

“不,绝对不去!”靠在墙角取暖的雷狮突然喊起来,“山上、北方!那会冻死的!”

 

“那我和帕洛斯去,您看好吗?”

 

“……算了我跟你们去。”

 

“那蠢狗就留在这儿了吧。”

-

一直往北走,真的很冷,更何况这还是冬天。

 

可是之前闹着不去的雷狮,现在却像一个孩子似的踩着雪玩儿。

 

“大哥,快点走吧。待会儿你就会迷路的啊。”卡米尔总是这样提醒。

 

“喂喂,怎么说我也是老大啊!不会迷路的!”

 

但说真的,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只有几棵枯树。连之前上山来的脚印,现在也没了。

 

枯树上的黑鸟叫着,唱着:

 

“一个人怎么说也没意思,两个人一起吧;

 

柳枝毵毵旁——”

-

“哟,这里还有井啊!”帕洛斯偶然发现的,散漫极了,“啊,里面居然还有水!冬天的井水——没有冻上啊!”

 

“井水和泉(水)一年四季都不会结冰的。”卡米尔看也没看就说,“还是快点走的好。”

 

可帕洛斯总想看看井里面的情景,

 

【莫名的感到奇怪啊】

 

的确是热的,水蒸气往上飘,很暖和。

 

帕洛斯看着看着,不小心掉下去了。

 

水、好冷啊——

 

连本能的呼救都做不到,只感觉自己在一点点的沉下去、沉下去。

 

【老大、卡米尔!随便来个人救救我啊——】

 

过了好久好久,帕洛斯感觉自己在飘,飘在空中,

 

轻轻地飘着,轻轻地轻轻地,和羽毛一样,和蒲公英一样。

 

枯树上的黑鸟叫着,唱着:

 

“一个人怎么说也没意思,两个人一起吧——”

 

“哎,帕洛斯呢?”“不知道,也许是回去陪佩利了吧。”

-

明明是雷狮刚开始嚷着说“不去不去”的,现在他玩得最欢。

 

“大哥,快点走啊”这样的话卡米尔是唠叨了一遍又一遍,

 

很好,雷狮忘记了一遍又一遍。

 

冬天,刮着寒风,一直向上爬是很困难的。卡米尔提醒的次数少了。

 

当他歇息片刻时,才发现:

 

“大哥呢……”

 

【不会是玩得迷了路吧。】

 

天上的黑鸟叫着,唱着:

 

“一个人怎么说也没意思,没意思——”

 

【吵死了!】

-

风太大了,

 

所以卡米尔只好一个人躲进山洞里避寒。

 

“哎,竟然有人呢。”“啊,这种地方居然会有人。”

一对姐弟打量着他,

“一起取暖吧?虽然现在是晌午,但依旧很冷啊!”“这里,好久都——没有人来啊!”

 

“晌午农人把馒头馏了足足七次啊;可儿子在岜关岭,老母亲在数九;只有小孩在捉鲥鱼,吧——”

姐姐红头发下盖着几只黑鸟,它们突然这样叫起来。

 

卡米尔吓了一跳,想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它们……居然能唱歌,这么好(的鸟)啊……”

 

“这可是神鸟啊,歌声当然好啦。”姐姐漫不经心的回答。

 

“还剩点白獐肉,做了点东西吃啊。”弟弟什么时候已经做好了饭,端上了石桌上。

 

卡米尔没急着吃饭:“你们怎么会在这生活啊?”

 

“迷路喽,找不到回去的路啦!”姐姐一点也不在意,甚至有些开心的回答。

 

【算了…好奇怪的两个人。赶紧走吧。】

 

这么想着,卡米尔就这样吃了一些白獐肉。膻极了。

 

“晌午农人把馒头馏了足足七次啊;可儿子在岜关岭,老母亲在数九;只有小孩在捉鲥鱼,吧——”

 

黑鸟又这样大声的叫。

 

【吵死了!烦死了!】

 

这样想着,抓起身边的石头就往黑鸟上砸。

 

鸟惊恐的叫着,扑着翅膀飞起来——是一只黑色的喜鹊。怪不得那么烦人。

 

砸啊砸死了,喜鹊最后一句话是:“杀了自己亲人的人才不会被放过!就像蜉蝣一样!”

 

卡米尔不由自主的跑,跑出去,向下跑,跑到屋子里去!

 

他没往后看,但知道有什么东西在追着他,必须要快点跑!

 

越跑越快,越跑越快,像鸟一样飞了起来。

 

终于,回到家子里。谁也不见了呀——就这样!

 

只有地上的纸条里,三个人被画在上面,画得真像啊。

 

END

 

/仓促又烂尾/

评论
热度(11)
  1. 白控君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