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瑞生贺?

/心疼格瑞大佬一分钟……

鬼狐你搞事搞事搞事我喜欢x/

 

--ooc注意

 

--小学文笔注意

 

--私设有注意

 

--无西皮向注意(就算是有西皮、小生也不想是金瑞、活生生写成金瑞了其实是瑞金

 

--就当是格瑞生贺文了

 

Ready?

 

Go!

 

 

 

“格瑞格瑞格瑞!!”小时候金总是喜欢拉着格瑞不放手,“格瑞!今天姐姐又去矿上了,陪我玩嘛陪我玩嘛、!翁仔标、铁陀螺!”

 

“…”格瑞总是一副要死的表情,把手中那张牌随意扔到地上。

 

“哦哦!格瑞好厉害啊,两张牌全翻过来了!!你是不是在暗地里偷偷练习了啊——太,狡猾了!”

 

【噗,那种事,轻轻一摔就没事的啦。那家伙…亏他姐姐让我照顾好他呢。】格瑞总是这样想,但从来没说出来过。

 

 

“格瑞格瑞格瑞!!”金在某天上午又忍不住,趴在地上抬头望着看书的格瑞,“玩些什么啊、!!捉迷藏、三步连之类的!”

 

【你是不是过几天就会喊要玩老鹰捉小鸡了啊,真是的!】

 

这次像是铁了心不玩一样,放下书,拿着木刀出去:“不了,我去练刀。自己在家好好呆着。”

 

“什——么嘛,玩一会儿会怎样啊!”金嘟嚷着嘴跟格瑞一起出去,并且在格瑞练习的时候一直叨叨着“玩一会儿啦——玩一会儿啦——”这样的话。

 

认真干某件事时被别人唠叨着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怎样的会心烦啊……

 

“玩一会儿啦——格瑞你那么厉害——” “金,安静会儿。” “不要啊!现在好无聊!” “你给我安静会儿!一直说话烦不烦啊!”

 

紫藤色的眼眸显出不耐烦的、烦躁的神色,停下练习,一直盯着金低着头在路边玩小石子,才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继续练。

 

当北极星清楚地挂在天空时,格瑞才把这持续了近乎一天的练习停止,才把这持续了近乎一天的冷战停止。【去找金,好好道个歉吧。他那种性格应该会原谅……他应该在家里吧。】

 

 

真是出乎意料啊……哪里都没有金。

 

也去问过加班的秋了,他没有去矿上啊。

 

愈渐不安呢……

 

 

“嘿,格瑞……”是金。

 

周围却没有金的身影。

 

Hey,can you hear me?

 

Icalled out your name.

 

“…金?”环视着四周,根本没有任何人啊。仔细观察了周围也发现不了任何征兆。

 

“格瑞,捉迷藏很好玩哦。这不是很有趣吗?来找找我啊……”金似乎笑得很开心。

 

Is notthis fun?

 

This gameof hide-and-seek. 

 

【至少知道金现在平安无事了……现在好好道歉把他领回家去吧。】

 

Ionly wanted to hear your voice,

 

“……好了…哦?抱歉,上午的事是我不对……明天早上我会陪你玩的——一整天…,我发誓。所以现在,跟我回去。”格瑞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

 

“我就知道——格瑞你最好了!”金笑嘻嘻的从某个地方出来,格瑞之前一点都没发现痕迹的地方。

 

【眼睛稍微有点红,刚才一定伤心了……】

 

“走吧,回家。”格瑞让金走在自己前面。

 

【这种事,以后还是不要发生的好。】

 

Eyesthat cry.

 

Ionly wanted to see your smile,

 

It’sbeen a while…

 

 

“格瑞格瑞格瑞格瑞——” “怎么了。”

 

从那次事以后,金每次叫格瑞时,格瑞都会停下手中的活儿沉下气去管他。

 

一直到长大。

 

 

今天的金活力满满的去敲格瑞房间的门,就好像他们之间没有任何阻碍,什么第二啦所见皆可斩啦,都与他们无关:“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

 

“……金,又来了啊。什么事?”

 

“额、这个叫——RumBaba,我自己做的哦!!今天是你的生日啦,特意放了一些牛奶哦!!”金提着个小袋子开心的比划着,“失败了两次呢,那时候啊,全——都糊了,好吓人呢。哦对了,快尝一些吧!”

 

“我的生日……啊。”格瑞回头望了一眼屋里的日历,那上面明确的告诉格瑞今天是12月14日。

 

迎上金期待的眼神,格瑞咬了点有些发黑的Rum Baba。“……做的还行,算是有进步了。不过比例还是有点不准,每块的味道都不一样……

 

…………” “格瑞,你好像还想说什么啊。是很好吃吗!!” “不……是……………谢、谢谢你了啊,这次。”

 

话音刚落,格瑞就一副要死的表情:“啊,那种话。好(害羞)、好想死。”

 

“诶,格瑞是我的朋友嘛,这种事这种话很平常的对吧!”

 

“……随意。”

 

“Σ诶诶诶格瑞!!”

 

今天预赛仍旧没有结束哦。

 

HAPPY END


评论
热度(12)
  1. 白控君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