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贺文

/咱们要说文明话,什么一脸懵逼,那叫茫然。

总感觉在凹凸里写圣诞节贺文那么的违和呢?神、??/

 

--ooc注意

 

--小学文笔注意

 

--西皮有全是私心注意

 

--私设有注意

 

Ready?

 

Go!

 

--

 “圣诞节快到了啊,”丹尼尔坐在控制室中的大屏幕面前,一个人自言自语着,“要准备一些活动啊,这样大家会有兴趣吧…嗯……”

 

“丹尼尔大人、不如在平安夜的时候每人发放一瓶润滑剂吧!最近好多参赛者都需要这个!!”某个裁判球提议。

 

“诶、、(工业)润滑剂?他们要机械油干什么??”裁判长一脸茫然。

 

--

“老大老大!!快到圣诞节了啊!!!”雷德兴奋地喊着,“不要一直忙着赚积分找格瑞了啊!!来个party什么的!!”

 

“………”祖玛安静的在一旁瞥了雷德一眼,【反正过不过圣诞都可以吃到草莓。……对,还有这个原因,并不全是因为嘉德罗斯大人。】

 

“老——大!!理理我啊!!!”雷德摇了摇罗斯的胳膊,不小心碰到了后者的头。

 

……与其说是头,不如说是拿发胶立上去的头发。

 

“…雷德,滚。”嘉德罗斯狠狠地瞪了一眼雷德,独自走开。

 

于是三人组的圣诞派对到底有没有着落还不一定。

 

 

当12月25日晚上,罗斯看见屋子里玩着铃铛和圣诞帽子的雷德和祖玛时,一脸茫然。

 

--

【什么圣诞节平安夜,完全是懒怠的理由。】

 

格瑞总是这样想。但是当他看见平安夜前一天丹尼尔命令的裁判球们挨家挨户赠送润滑剂时,是茫然的。

 

比平安夜还早前几天的时候,凯莉特意上门找了格瑞。目的是提供一个在她眼里绝妙极了 的计划。

 

 

“喂喂格瑞,圣诞节快到了哦?”凯莉一脸高傲的提醒着,“圣——诞哦!”

 

“我知道,这不用你大惊小怪的。你是个幼童吗?”格瑞猜到些许凯莉来的目的,正准备关门送客,凯莉却故意的提高声音,怪里怪气的说:“圣诞节送礼物的人啊——哎,本来还想看‘瑞金’呢,难道只能看见反逆的‘金瑞’吗?哎——”

 

“……没什么事的话,你还是走吧。” “Σ(⊙▽⊙;)诶、这就送客了?!”

 

 

【现在想想,凯莉这是想搞事啊……“瑞金”?“金瑞”?那是什么。………不安。】

 

 

“真的要这样、?!” “废话,这是必须的!快点!”  

 

【啧,好像是两个麻烦的人来了。】格瑞起身准备再一次送客,看见的却是金……还有凯莉?【又是她啊,搞什么名堂。】

 

仔细看一看,自己的发小怎么穿着裙子……还是超短裙和露肩紧身衣。

 

“金,你怎么穿着那种衣服?换掉。” “诶、、是、是凯莉让我穿上的!!” “……凯莉你过来。”

 

“我啊?先不打扰这‘友情’了呢——活生生的电灯泡啊,我。”凯莉自嘲的笑了笑,扬长而去。

 

留下两个茫然的人在原地。

 

--

“我说,今天、是、耶诞哦!”小黑洞在银爵身边笑着。

 

“……我知道,然后呢?”银爵不屑的看了一眼旁边笑得很欢的黑洞,感到了一些不安。

 

“听说你啊,喜欢小动物哦?”小黑洞仍旧笑着,笑得有些嚇人,“所以、我为你准备了——生兔宴!!这里还有猫的眼睛哦!”

 

【妈的智障…血肉模糊的……好恶心啊,这些东西和这个家伙,都好恶心。】

 

--

“老大,明天就是圣诞了诶,这两天要好好玩玩的吧?”帕洛斯收到四个润滑剂以及看了一眼日期后这样提议。

 

“………那种事,随意的吧?卡米尔,你想呢?”雷狮漫不经心的回答。圣诞节什么的这些回忆对雷狮来讲并不是什么好事,记得他小时候皇宫里圣诞前后大家总是一副严肃的神态,谁也不会理会他,那些事完全让雷狮对圣诞节降低了好感度。

 

“…………”卡米尔不知道怎样作答,本来是想高傲地说一句“你是不是小孩子啊居然过圣诞”这种话,但仔细想想团队里年龄最小的他似乎并没有资格这样说。而且自己也很想过一次圣诞节啊…小时候完全没好好的过过圣诞节,他也是近期才知道有“圣诞节”这样一个节日。

 

雷狮看卡米尔一时语塞,知道他想过这些有意思的节日,只是叹了一口气说:“那就准备准备玩一场吧。”

 

与是帕洛斯一巴掌扇醒了坐在一旁睡得正熟的佩利。

 

 

因为装饰品什么的都是帕洛斯和佩利挂上去的,所以有些歪歪扭扭的,不算美观。雷狮自己做了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反正没有给任何人看。卡米尔发现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只是放一枝洋烛或灯在窗门架以及向餐饮服务定了一份晚餐后,坐在一旁看看书。

 

 

和普通的圣诞晚宴一样——满桌子的肉类但就是见不到牛排,每个人都会交换礼物,然后再每个人轮流唱出一首自己最爱的圣诞诗篇。

 

【和书上描写的场面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卡米尔这么想着,喝了一口茶。

 

 

“嘿,卡米尔,”吃完晚饭后的时间里,雷狮又拿出一个盒子,“专门为你准备的。交换礼物的时候,如果我没看错,你收到的好像是佩利的礼物吧?喏,再收下这个。”说完便像一个孩子似的与帕洛斯、佩利他们玩去。

 

礼物盒里是一本书、一张贺卡和一块巴腾堡,【很用心啊。】

 

--

“哎,帮完了格瑞,就没事可干了啊!”凯莉一个人骑着星月刃在天上飞着,无聊得只能自言自语,“今年也是这样啊——无聊。”

 

--

【即使是耶诞节也不可以松懈,】安迷修这样想着,挥刀的力度又加了几分,【要学校的还有很多,不可以止步不前。】

 

--

圣诞节的寒冷什么的,对于安莉洁来说都不算事。

 

因为是一个人无事可干,所以只能在住宿的地点望着窗外零散飘落的雪花。以及在天空中的两轮弯月。

 

--

“什么啊!!结果快到年末了还没有找到一个好男人!!!”艾比不满地在地上滚来滚去。

 

“好啦姐,反正在这里没死就万幸了……”埃米端着两盘布丁羊肠放到餐桌上,像个大人一样说,“好啦,接下来就是专属于好孩子的耶诞节晚宴了!!”

 

“真是的啊,像个大人一样。明明是个十三岁的小衰仔。”艾比盯着埃米,摆出一副“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弟哦”的样子。

 

“明明是老姐你太幼稚了。”埃米并没有理会。

 

--

“嘿,维德,我们在哪儿?”黑暗中是安特的声音。

 

“我哪里知道啊、!”维德听见安特这样问道不禁喊了一句。

 

“我们居然没有死……太稀奇了啊。” “我们居然没有死……太稀奇了啊。”

 

仍旧呆在这片黑暗之中,根本不知道今天是什么节日。

 

--

“退休了就是好啊——”搬运人葛优躺在姑且称为住所的船舱里,喝了一口机油,懒散的笑着,“哪天都是假期,没有工作——!”

 

“我狂欢作乐,在犹如圣诞破碎灯光的白目之中!”笑着说了一句不明不白的话。

 

END.


评论(2)
热度(15)
  1. 白控君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