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向syrup

/庆祝官方撒糖!!!

金和格瑞就是天使啊!!天使!!!/

 

--可以搭配音乐syrup食用,流程就是syrup歌词。内含有几句戲言speaker歌词x

 

--也许是瑞金玻璃渣?…请注意啊,有很多格瑞的回忆有点错乱x

 

--ooc注意

 

--小学文笔注意

 

--有私设注意

 

--内含小故事全是瞎说注意

 

祝阁下食用愉快(o゜▽゜)o☆

 

 

 

有些梦是很甜蜜的,美好得让人无法自拔。对,就像糖浆一样甜蜜。之所以会感到梦的甜蜜,是因为真实过为苦涩。——逃避。

 

 

格瑞总是有计划性的行动。

 

对于凹凸大赛,他已经预定好了一些计划,并且准备离开登格鲁星。

 

唯一放心不下的……是金。

 

之前他姐姐也能照顾他,可是她三年前早就去了凹凸大赛……没回来啊。

 

【……有点不舍,或者说是不安。金他一个人能好好的活下去吗?他会到处乱跑吧?那绝对会迷路的…】格瑞总说这么想,【但是,我绝对要找到师傅问个清楚。】

 

最后还是决定离开登格鲁。

 

一边想着各种各样的理由,一边想着目标,一边踏上了旅程。

 

格瑞离开时是黑色笼罩着整个大地的时候——深夜。

 

坐着飞船离开的,格瑞坐在窗边,一直看着金住所的方向。期初还能看见轮廓,但很快就变成了小黑点,最后……彻底看不见了。

 

[言叶をさがして旅に出ました]

 

看不见了那黑点,格瑞就看看其他的景色。周围只是靛蓝的,偶尔的几个星球,要么是富饶祥和的、金碧辉煌的星球,要么就是像登格鲁星那样奴役的、黑暗的星球。真是参差不齐啊。

 

【至少我这里能看见光和蓝,金的话……估计只有黑暗吧。他怕光吗?……】格瑞总是会想到金,【只是一个朋友而已,只是一个朋友而已。】

 

[いま君の街はどんな色をしてるの]

 

 

“哇啊格瑞格瑞格瑞格瑞!!你手里抱着的是什么啊?”金指着格瑞抱着的花问。

 

“……是月季,红色的月季花。”格瑞顺着金指的方向低头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回答。【天啊登格鲁连花都没有几朵吗……】

 

“月——季!那还真是可爱啊,小小的!”金笑着看了看,听着格瑞给他讲着月季的生性与话语。

 

 

【话说回来……再过几天的话就是月季开放的时间吧?好像是………】

 

[薄红の花が小さく咲いてました]

 

 

格瑞很精神,就像提前喝了三大杯苦咖啡一样。他又一次看向窗外,似乎想看看除了那些星球,路上还有没有更好看的景色。【反正也是无聊。】

 

他看见一颗流星划过去,那颗星星泛着糖的颜色。格瑞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一种很甜蜜很甜蜜的颜色,让人感到温暖。

 

从天空划向甜蜜之海的感觉,不过格瑞又随着流星的轨迹看下去——砸中了一个星球。

 

【啊,已经黎明了吧,】格瑞想着,【也许金能看见这个流星之前的美丽。】

 

那样我们就注视着同一个事物了。

 

格瑞嘴角向上扬了扬,完美的弧度。

 

[シラップの海へ虹色に光る星が「流れた。」]

 

 

无论如何也只是个孩子,没满十八岁的未成年孩子。格瑞意识到自己似乎熬了一夜,有些困倦地揉了揉眼睛。

 

 

“格——瑞!你经历过那么多事那么厉害,绝对有听过很多故事的吧?给我讲几个嘛——”金一直缠着格瑞不放。

 

“……没时间。” “诶诶怎么可能!!你看你完全是空闲啊!”

 

“…你听过鲸鱼的故事吗?

人在熟睡做梦时,也许会被住在天上的鲸鱼看见。鲸鱼会喷出水花,水花会流到你的梦里。这样你就有了一个单翅天使。天使会在你的梦里,待在鲸鱼的背上,也会与别的天使一起,待在原地,或者相拥离开。。当黎明来时,天使就会消失,因为你清醒了。所以有人认为,天使们只在晚上出来。

这是一个老人给我讲的,有点像童话。”

格瑞讲着这个虚拟的童话,看了眼已经睡着了的金。

【这个适合当睡前故事,早知道就不説了。】

 

 

【也许金已经醒了?噗,真的会有天使吗…】格瑞回头看了看,登格鲁星根本根本看不见了。

 

[この小さな愿いの半分を夜に隠して]

 

 

 

【已经参加了凹凸大赛。我不知道金怎么样了。

 

……还是睡上一觉吧。基本上是,不会再见面了。还是忘了吧。】

 

 

梦见了,一片的大海。还有金,背后有一个翅膀?格瑞只是静静的在一旁看着金。因为金是单翅天使,所以他没有办法飞,他也只是坐在那里,一直看着格瑞,看着海。

 

一直到天亮。

 

[らんら、るるるらら

 

クジラの梦にわたしは饮み込まれるの] 

 

 

【天啊…居然梦见了金……我究竟是有多想他?】

格瑞一整天都不断地回忆那个梦。鲸鱼,天使,海。

 

格瑞不会去想“真想再回到那些在登格鲁的时光和金在一起啊”那些事,因为他知道那不可能。

 

就算是举例他称为了大赛的冠军,也不会把实现愿望的能力用在这些事情上。要同师父问个清楚那些事,才是重要的。

 

【还是让这种懒散的状态随着颓丧的日子一起滚开吧。】

 

[素直になれない日はこっそりと逃げてもいいよ]

 

 

那天过后的每个夜晚,都有金的存在,仍旧是那个单翅天使。【什么时候会长出新的翅膀啊,或者说还能长出来吗?】格瑞一直看着金,金也依旧盯着格瑞,像是发现了什么。格瑞有一次回头一看,发现自己也是个单翅天使。

 

我们都是只有一只翅膀的天使,只有相互拥抱着才能飞翔。

 

格瑞很想和金一起飞过那片海。挥动着翅膀飞向海平面尽头,去夜的缝隙里,

 

 

格瑞发现自己的思想偏离了轨道。

 

每夜每夜,都是两个单翅天使在一起看着海。微笑着看着,那样的梦就很甜了。像糖浆一样。

 

【但这绝对不是懒惰的理由。】

 

[翅を揺らして泳ぐ 夜の隙间へと

 

言叶はそうしてスープになりました

 

长い旅の果て。ひとくち召し上がれ]

 

 

其实记起来,金好像经常说格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家伙。

 

无论如何说出真实的感受都是不可能的吧。

 

金说过,想要和格瑞交换心脏变成一个高冷而强大的人,顺便知道格瑞天天都在想些什么居然会每天都面无表情。

 

……细想有点不对。

 

[水玉模様の扣を外すように心をほどいて

 

澄んだ後味になるまで mm…]

 

 

不行,不行!!这样的话绝对不行!!!

 

{诘め込んだ 感情を

 

ひとつ ひとつ 杀して }

 

 

格瑞在心底里哼唱着金教给他的小夜曲。

 

【不知道金怎样了。噗,他会不会哭出来啊。】这样想着。

 

[本当の気持ちの半分を声に溶かして]

 

 

【……还有一周左右的时间,就快到我生日了吧?那时候算是成年了啊。

 

……虽然见不到金,但是梦见还是可以的吧。希望最近能有个好梦。】

 

[君の隣でわたしは大人になるの]

 

面对最近嘉德罗斯的各种挑战,格瑞深深的感到疲惫。要无时无刻防着一个精力旺盛的人真的很难很累。

 

格瑞最近可以说是失眠了。真想安心的休息一下啊。

 

难得的安稳的睡觉也不会梦见天使了…格瑞真的有点感到恐惧,关于金。

 

[ひとりで翔べない日は翅を休めてもいいよ]

 

 

 

金已经习惯了没有任何玩伴的奴役的日常,除了每夜的安眠之外没有什么能让他兴奋——看见格瑞,那个天使。

 

难得的休息日,金完全是团在了被窝里。仍像之前那样等着姐姐或者格瑞叫醒他。

 

梦中的白头发的天使已经消失了,只有金头发的的天使等待着与谁能够相拥离开这片大海。

 

甜甜的,甜甜的香,逐渐渲染上了苦。

 

[らんら、るるるらら

 

街の香りと混ざる 夜が明けるから]

 

END☆别走!!

 

--番场

 

“格瑞?”金发天使看着那个沉默不语的白发天使,“你是叫格瑞吗?”

 

“……是啊。”格瑞并没有抬头看问话的家伙,而是将自己的一片羽毛扔向大海。

 

金头发的家伙叹了口气,舒缓的笑了笑:“你也是个只有一个翅膀的天使啊!我也是!!我们是——一样,的人哦!!”

 

【真的是“人”吗……】格瑞仍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站了起来。

 

“喂喂,格瑞!你想去另一面吗,大海的另一面。”金每一次见到格瑞都会这么问一句。

 

“……听说那里是梦的缝隙,像我们这样的单翅天使,只能两人…相拥而飞。”格瑞望了望水平面,那样神秘的,神秘的。

 

“格瑞——那我们两个一起去那里好吗,我们都是单翅天使哦!”金向往的看了看远方。

 

每次格瑞都是沉默,他认为那是最好的拒绝方法。

 

 

“格瑞——我们两个一起,一起去那里好吗?我么都是单翅天使哦,都是。”金又一次这样提议。

 

“……………好啊,一起。”

 

真·END



评论(2)
热度(26)
  1. 白控君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文字
  2. 魚我所欲也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