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

--童话向-睡美人注意,并没有按照剧本注意,有私设注意

 

--ooc注意

 

--有套路注意(不过不是非常影响剧情)

 

--小学文笔注意

 

--雷卡向注意

 

Ready?

 

Go!

 

 

 

公主的出生是包含着12位仙女的祝福的,

 

同时也包含着一位巫女的诅咒的。

 

当雷皇星的皇后正在把怀中的孩子给第十二位仙女手中让她再给孩子祈福时,不请自来的巫女黑洞闯了进来——很显然她用魔法杀死了门外的士兵。她怒气冲冲的高声吼着,挥舞着魔法棒:

 

“这个孩子他一定会在十五岁的时候被纺锤刺伤、然后死去!!这个诅咒永远也散不去的!!!”

 

声音如此响亮,皇宫的建筑结构完美的将黑洞的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回音飘荡在心头,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黑洞认为自己的法力是十二位仙女们无法比过去的,更何况其中十一位仙女已经耗尽了法力给那个小家伙祈福了呢?于是她说完这个诅咒便离开了,离开时还气愤的想着为什么每个人都不邀请她。

 

第十二位仙女秋看了看皇后,她伤心欲绝,正在用手帕抹那些流不完的眼泪,叹了口气后挥舞着法棒说:“诅咒无法消除,但她不会死去,而是沉睡一百年。加上刚才泰‘长生’的祝福,她不会轻易死去的。”

 

但是国王和王后还是忧心忡忡,为了防止不幸发生,他们命令将国家里所有的纺车全部收起来,最后又与国臣们商议,增加了新的法律,最后才让他们那颗紧张的心安稳下来。

 

 

这个国家的公主大名雷狮,实际上性别是男,不过被恶趣味的父母强行穿上了女装当成一幅乖巧淑女的模样。靠着十二位仙女之一的神晋耀的祝福,雷狮长得很漂亮,从小就很受邻国的公主王子喜爱。

 

只可惜他的性格…由于掌管性格的仙女金在施法时犯了迷糊,所以雷狮的性格并不是皇子的霸道横蛮,反而是一份沉稳。

 

 

日子就是这样和平安定,过去了十四年的岁月,雷狮十五岁的生日日期愈来愈近,国王和王后出城准备去给雷狮挑选一个完美的生日礼物,无聊的雷狮只好坐在高高的镀金框皮质凳子上看着忙忙碌碌的仆人。

 

【我为什么不去走廊里看一看那些屋子呢?听说王宫里有上百个没人进去过的房间,为什么爸妈要把它们缩上呢?】雷狮看着地板上的红地毯,想着,【有上百个房间,那不一定每一个都锁上了吧?——事实又有谁知道呢?

 

那么我为什么 不去 实验呢?在这里 呆着 一个人 也是没意思的。】

 

雷狮从高凳子上跳下去,跑到走廊里,没有谁发现凳子上少了个孩子。

 

雷狮看着墙壁上眼熟但记不清是谁的人像,尝试着把房间能打开的门都打开——反正一定会有仆人关上的——每一个房间都是空的,灰尘呛得雷狮直咳嗽,雷狮认定这些房间连仆人也不愿意进来的,于是他大开房门,他后来才想到一个合理的借口——给房间通风。

 

一直跑着长廊,打开左右房间的门是很累的,更何况雷狮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于是他决定不给后面的房间通风什么的了,雷狮猜后面的房间也是空的。

 

“什么啊,没意思…”雷狮踢了一下长廊两侧的木质花架,嘴里说着“不好玩…”的抱怨。

 

正当他要回去时,长廊末尾的一个房间门打开了,和其他的房间不同,里面有一个人,虽然长得和雷狮神似也形似,但是比雷狮高多了。

 

““你是谁?””

 

两个孩子互相问着。

 

““……我是雷狮。?!!””

 

两位都震惊的看了一眼对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对方。

 

最后是高个子的雷狮撇撇嘴,让了个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进来坐坐吧?”

 

矮个子的雷狮点了点头,随着高个子进去。

 

“你在这里……”矮个子的雷狮看了一下屋子四周——狭小而房间里只有一扇窗子,一个纺车和两个小凳子,“你不觉得很挤吗?”

 

“不啊,一个人生活的话很宽敞。——你会用纺车纺纱吗?”

 

“我不确定,但我可以试试。”矮个子的雷狮说着伸出手去碰纺车,但是手指尖刚刚碰到的一瞬间,便觉得困倦乏累,倒头就睡了。

 

高个子的雷狮抱住了公主,把他抱到主卧去。这一道上没有碰见一个人——在这个宫殿里的仆人,全都睡着了;透过窗子能看见门口的国王王后刚刚步入宫殿大厅便也昏睡起来——只有一个高个子的雷狮还醒着。

 

“谁不知道你是卡米尔呢?”高个子雷狮自言自语着,到了主卧把公主放下后又吻了一下额头:“乖,卡米尔。稍微睡一会儿吧。”

 

 

这个国家就这样沉睡了九十九年,等待着谁把公主从梦境里拽出来。

 

 

第一百年,一切如故,雷狮仍旧年轻,卡米尔也仍旧美丽,庭院的夹竹桃和红郁金香也从未凋谢,仿佛漫长的岁月只是像扫帚扫过地面般那么快。

 

雷狮今天也在瞭望台上四处张望,他看见了一个衣着华丽的骑士骑着骏马而来,

 

亲眼目睹着那个棕发骑士走上来,像当年卡米尔一样打开每个房间的门,

 

 

——好奇心——

 

 

雷狮又躲到那个狭小的屋子里,并反锁上了。

 

 

当雷狮确定那个叫安迷修的骑士去了主卧室,于是拿起银针去主卧,安迷修刚看见沉睡的卡米尔,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银针一下子刺穿了脖子外侧,倒地不起。

 

 

“时间 够了。”雷狮吻醒了卡米尔,给他讲清楚了来龙去脉——

 

“你的王子已经背叛了你哦?然后我就是那个让你睡了好长时间的人。你是叫卡米尔哦…………”

 

说了很多很多。

 

 

“我们去楼下看看吧?交代完一切后你愿意打我就打我愿意骂我就骂我。”雷狮把卡米尔带到宫殿门口:“哦……真糟糕啊、看来除了你谁都没醒过来。Hum?没有谁告诉我这一点,不过也对…”

 

““一切都这样吧。挺好的。””

 

“然后?”卡米尔看了雷狮一眼。

 

“反正也没人指点……嘿我说你这个人很好啊。”雷狮在卡米尔耳边调戏着。

 

“停下、我才刚睡醒。” “是是是,睡了一百年我等了你一百年。”

 

 

 

花絮(套路)

--

雷狮:我是在奉行神旨。不过最后规矩还是让我打破了。

 

--

庭院外的夹竹桃枯萎了,取代的是满院子的红郁金香。

 

--

安迷修:你才是不被允许的存在!!

 

--

有着不被祝福的出生,是被诅咒的人。

 

不过到最后也很幸福啊。

 

--

神:老子的剧情就这样怎么?

 

--

国王:皇后啊你当初居然抱错了孩子……

 

 

 

END:D

评论(7)
热度(35)
  1. 白控君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