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是该图,猫咪后院游戏(看不清楚应该是我手机的问题)
--特牵强
--ooc注意
--小学文笔注意
--雷卡向
--梗特多
ready?
go!

-
善后完那种事情又上完晚自习已经是天黑了,卡米尔沿着路灯照射下看的清楚的人行道上走着。

已经很晚了,没有哪个店面还开着。同路的同学也早就回到家里去了。

就这样,一个人。
…没事的。

回想着图书馆的那种事情,卡米尔不禁皱起了眉头。

【讨厌的家伙。】

连续几天都有家伙在图书馆做一些无聊麻烦的恶作剧,身为图书管理员的卡米尔很头疼。

【是的,就是讨厌的家伙。】

手里攥紧了玩笑似的写着『辛苦了』的字条,再松开手后有些褶皱。

手上也沾上了点字条上带有的,酒的气味。


今天仍旧是有着恶作剧。

今天不仅一件。

卡米尔知道自己现在很『愤怒』。

【忍住…忍住啊啊…】

整理好书架,收拾好休息区的桌子,打开电闸,把不属于图书馆的闲等杂志全部扔到垃圾桶里。

再次回到图书馆的时候又是『辛苦了』的字条。

简直想把这东西撕碎踩几脚然后扔到垃圾桶里遗弃不管。


“离职?”在休息区看着什么小说。

卡米尔感觉不会再有人来借书取书了,但是距离下班时间还早得很。

啤酒之家的冒险真好看v。

“Yoyo,图书管理员卡米尔先生还在尽职啊~”门口突然想起了拍掌的声音。

没有人会那样称呼卡米尔的,对待敬语卡米尔是立即做出了反应。
起立,摘掉帽子。

对面那个家伙…应该是个学生的吧。

总之,那个家伙笑了笑,意义不明的:“辛苦了。”

【这家伙在想啥?!】卡米尔尽力的控制住眉间扭曲。

“辛苦啦辛苦啦,”那个家伙自顾自的说着,让卡米尔无法回应,“不过啊啊,做这种事情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谁?” “我啦。”

那家伙就像自首一样交出学生手册。

『雷狮』

【巨大的乌鸦集会的首领。】卡米尔联想到了恶作剧部的传闻。

“五只乌鸦哦,”雷狮很骄傲的这么说出来,
“虽然啊经常找你做些无聊的事情什么的,”

【无聊你还做什么啊…】卡米尔有些不耐烦。

“但是啊,呐我喜欢你啊。”





“故事结束了。”卡米尔按照纸痕折好手写纸放在床头,“现在要睡觉了。”

床上是某个黑头发的小家伙。

END

-罗密欧与朱丽叶?(一系列的台词全部查看于《恶魔之谜》第六集)
“晚安——大小姐、”穿着奴仆裙子的帕洛斯在舞台上大声喊着台词,和其他几个演员。
声音拖得很长,一看就是厌倦了这样没意思的台词。

废话,高二啊还有闲情雅致为教育局领导演什么话剧?

【啧,突然想到老大了啊…嘁还真是走运。】帕洛斯在心底里嫉妒着那些高三的学生因为“学业”所以不用来参加话剧只是待在教室里等待死期。


“啊、晚安。——啊,不管白天黑夜,脑中所想的都是他!”
卡米尔极力配合着几个“搭档”,不过仍旧有着谢幕后把帕洛斯和佩利两个人踹几脚的念头。

【要不是为了以后的大学申请,用围巾勒死我我都不会这么干。】


“啊——心爱的人,借助…借助夜晚的羽翼,我今晚才能像——像……像这样飞来这里!!”
佩利一看就知道是没有读熟剧本的,帕洛斯正在想之后如何嘲笑他。

为什么那种家伙还能当上男主啊。

废话,看脸。


“今晚的月亮好美,但是月亮女神,你却如此残酷,”胳膊抬起伸到1点钟方向,卡米尔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一点,“如此捉弄人的命运。我、我就像一个傻瓜一样,像这样一个人在阳台上向你说话——哪怕是心血来潮也好,请你听听我的心愿吧——请把,罗密欧带到这里来吧!”

【练习了很多遍,好孩子。】舞台下的的丹尼尔似乎很欣赏卡米尔这样说。


“是谁?是谁在那里?” “我最爱的你,愿意呼喊我的名字吗?”
“啊,罗密欧罗密欧,为什么你是罗密欧?” “只要你愿意,我…umm…我可以不再是罗密欧!
你的恋人,这就是我的新名字。”

被班主任强迫来到这里的高三生群中的雷狮,咬断了可乐瓶子的吸管。
【妈蛋…佩利么
我家的卡米尔居然会被这样‘调情’…造剧本的这个人怎么不上天呢】


“你是怎么来这里的?要是被发现了,会被杀的啊…啊、…”
转身的时候正好看见自家大哥在第二排靠边的位置上咬吸管,忍不住抖了一下手。
【大哥怎么会在这里啊啊…不是说过了高三生要全心学习么、】
垂下的右手紧紧捏着裙摆,也许还有点出汗。但是手的主人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
Opps,佩利这次是忘台词了。
“啊、啊啊啊!!你的眼眸才让我更加恐慌,请对我、对我微笑!”佩利索性临场发挥跳过了一段对白,坐上了阳台盯着卡米尔身后的道具。

巧了,台下的大哥已经把可乐罐子捏到曲折变形了。





“话剧真是累哈,对吧卡米尔!下次打死我也不参加这种脑残活动了。”佩利尽力的不撕坏演出服,解开衬衫扣子决定休息一会儿。

“放心吧,就你和卡米尔,高二的时候绝对还要再演一场的vwwwwww!!”身为高二生的帕洛斯并不觉得佩利的观点是否正确,反正只要庆幸自己不会再倒霉就好了。还着这样的心情打开一瓶苏打水,“卡米尔,hey?难不成你还沉浸在‘悲剧’里无法自拔?

‘哦~请你走吧,我和你互为敌人…已经!~啊~已经不可能再继续了~’的朱丽叶卡米尔?”
帕洛斯还很夸张的摇起了手帕。

“‘不!我决不允许的!’hey但丁这哥们写的好娘啊、”佩利试着接话。
“蠢货那是莎士比亚。”

“我,我先出去一下。——对,买苏打水,一车的苏打水。”卡米尔不确定大哥现在的心情,反正自己不是佩利或者帕洛斯他们任选其一个的监护人,他们把更衣室烧了也和卡米尔他没关系,还是去找大哥的好。


END
你没看错,是END

评论
热度(22)
  1. lalalaburasang!:D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图片
  2. 白控君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