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卡?的ツギハギスタッカート

--ツギハギスタッカート歌词流向注意,曲写注意(歌词汉化注意)

--ooc注意小学文笔注意

--安卡粮……?微虐向注意

Ready?

Go!

 

 

 


--这一句句拼凑而成的话 拼不出的解答

“骑——士——,”卡米尔站在镜子面前,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着镜子说话,就是说着,“安——、…棕色,天蓝,鸡肉,刀——血,死,双色…”

 

【哪个词都能和安迷修那家伙相连…我在想什么啊】

 

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

因为眼眶中有液体所以有些模糊,也削弱了些日光灯发出的略微刺眼的白光。

 

【咕…明明在大赛里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还有立场什么的……】

 

咽下去的口水,似乎并不能冲淡回忆。

 

--也许 应该 差不多结束啦

“我说…安迷修啊,预赛已经结束了…然后…”

说不出口啊,明明很早之前就练习好了的话…

 

“然后有一段休息期你跟我走走在凹凸星球逛逛怎么样?”

 

那种微笑…更加拒绝不了的……

 

拉低帽檐用来遮住自己的表情。

 

“安迷修,差不多结束了啊…”试图再次表明自己的想法。

 

“诶、是好久没吃蛋糕了吧…虫牙有稍微好转吗?——我需要测试一下啊。”

 

忍不住低下头去,就像个小女生一样。

即使自己的意愿连都没表达清楚就被打断。

“随意…”

 

【为什么啊啊,还会感到紧张…】

 

--将我 和你 一刀两断吧 也许那才是你想要的回答

【卡米尔最近还真是不对劲呢…似乎想要说什么。

啊啊,如果是他大哥的事的话,看在亲戚(舅子)(未来的婆婆)的份上…咕…恶党……稍微帮忙下吧……

……

算了算了,还是想想下次聊天的主题吧。】

安迷修试着如何去在卡米尔(女友)(能当老婆)(媳妇)的立场上来思考。

 

 

/我说啊安迷修,最近还是不要联系…以后也…这样的比较好的吧。预赛可是结束了啊,淘汰赛会更加的……/

啊啊根本没办法组织好语序了…

删除键,发送键,聊天对方,安迷修,在线。

还是全部按下删除吧…

 

“咕…”摘掉帽子好好揉了揉太阳穴,一副苦恼的样子。

 

--呐 看吧 从前 说过的那些话 深埋 在我 心里生根发芽

“像你这样的优秀好少年,不应该在恶党中穿梭。只要你愿意,我愿意做你一生的骑士。”

之前的某天,安迷修发现掉队的卡米尔时这么说的一句话。

 

……现在也无法忘记啊。

 

--现在 却要 连根拔起它 怎么忍心 未免 也太残忍了吧

【现在这样想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大哥,他似乎并不担心或者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安迷修,也许根本没意识到啊、

……所以我一个人折磨自己是太过于悠闲了吗。】

 

忍不住的想要挽回,在品尝下午甜点的布丁时也会发呆。

 

【完蛋了…种子已经变成幼苗了…

即使是现在砍掉也是很疼的,但是以后成型会更难舍弃。——

或者说无法舍弃了。】

 

--tick tack tick tack 滴答滴答 ding dong ding dong 追赶着时差 tick tack tick tack时间在蒸发 ding dong ding dong 再见了啊

即使是自己一个人在纠结的事情,但是根据时间推断、性格判断、个人推测还是确定会发生啊。

 

怎么办呢…

 

自己明明只是个团队的脑子而已…只是不起眼的大哥的助理而已…

 

为什么关于自己的事情能那么多呢……

 

自己这种角色…不需要的……

 

事情就像漩涡一样能把我吞掉连点骨渣也不剩啊…

 

 

雷狮发现自己的弟弟正在思考一些严重(棘手)(至关重要)的事情,似乎是关于自己未来的弟夫的事情。

 

也许是在煎熬的度过休战和平期的每一天呢。

 

--千言万语却说不出话

安迷修说过情人是有红线的,

隐形的形态,能够伸长缩短,牵在两个恋人相互握手的小拇指上。

 

卡米尔对这个词的第一印象是很浪漫的感觉。

 

不过红线…

也是可以用来杀人的吧。——

紧紧缠绕在关节的话,长时间可以堵住血流;

轻轻绕在脖子上,然后两头的红线用力一拽,那也就没什么“恋人”了。

 

--拜托啦 让他 让他 快点消失吧

即使想了那么多也只是个人的观念,

结果还是每天都会见面啊。

 

END


评论(6)
热度(9)
  1. lalalaburasang!:D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控君黑土士口豆 转载了此文字